新闻中心
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中心 >> 粮界动态 >> “粮食帝国”巨头赢家通吃 中国粮食前景难乐观

“粮食帝国”巨头赢家通吃 中国粮食前景难乐观

日期:2015-5-18

        粮价飙升谁在险中求利?
        农民并未从“农业通胀”中受惠
        少数“粮食帝国”巨头赢家通吃
        专家预测中国粮价前景不乐观
        这是一场寂静的海啸。
        粮食价格上涨,正如汹涌的潮水席卷全球众多国家。
        民以食为天。对于太多人而言,这是一个关乎生死存亡的问题。世界银行的一份报告称,由于过去两年来粮食价格高涨,可能已经使1亿多人陷入了贫困。
        此外,日趋升高的粮食价格,已经在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造成了社会动荡。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6月初的粮食危机峰会上警告,粮价已达到30年来的新高,世界各国必须“立刻作出反应”。
        然而,农民并没有从高价格中受惠,农业领域的巨头们在粮食危机中攫取了创纪录的高利润。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教授周立认为,以“粮食帝国”美国为首的少数几个富裕国家,在这场粮食危机中,注定成为最大的赢家。
        在非洲、拉美的一些国家,粮价上涨已经引发了社会动荡。
        6月12日,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,为了抗议通货膨胀和粮食危机,当地部分居民举行了抗议活动。由于粮食和能源价格猛涨,肯尼亚今年5月的通货膨胀率达到31.5%。
        此番国际粮食价格上涨开始于两年前。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统计,世界粮价在过去一年里上涨了42%。但在有些国家,粮食价格在过去两年间暴涨两倍。在西非国家塞拉利昂,米价甚至暴涨3倍。对于这种涨价现象,人们创造了一个新的词语来表述——“农业通胀”。
        农民得到的份额越来越少
        然而,在这场粮食危机中,粮食价格上涨没有使一般小农收益,利润流入了少数大公司的腰包,农业领域的巨头们攫取了创纪录的高利润。世界银行数据表明:2007年12月至2008年2月的3个月间,农业物资生产企业孟山都公司净收入11.2亿美元,与去年同期相比,利润几乎成倍增长;嘉吉公司也不甘落后,同期净收入从去年的5.53亿美元增至10.3亿美元,上涨86%。
        周立把这些农业领域的巨头称为“食物巨人”。他说,以粮食帝国美国为首的少数几个富裕国家,扭曲了全世界的农业生产和食物体系,在不知何时结束的危机中,它们注定是最大的赢家。
        周立对美国农业和粮食市场做过长期的考察,接触过许多食物体系的研究者、食物消费者、农业生产者以及NGO行动者。他发现,美国农民从“食物美元”中,得到的份额越来越少。
       “食物美元”是衡量每一个美元的食物消费中,食物价值流向的指标。在1910年,农民可以得到40%的食物美元,上游的农业投入,会占15%,下游的食物加工与营销,会占45%。但到了现在,农民只能得到5%。
      食物巨人用钳子夹住农民
        食物巨人的手,不仅停留在加工环节,还进一步伸向投入环节,使得种子、化肥、农药、机械等多种生产性投入,都一步步走向集中。即使销售环节也仍然在大公司的控制之下。
       “美国的农业投入品供应商和食品加工商,通常隶属一家大公司,或有联盟关系,被产前成本和产后价格两把钳子夹在中间的农民,在食物价值的分配结构中,所占份额只能不断地降低。”周立告诉本报记者。
        以孟山都和嘉吉两间公司建立伙伴关系为例,它们控制了种子、化肥、农药、农场信贷、谷物收购、谷物加工、牲畜饲料、牲畜生产与宰杀,以及许多著名的产业化食品品牌。
       “对于一个种植玉米的农民来说,他别无选择。想购买种子?嘉吉公司是方圆100英里范围内唯一的农资和储运公司,它只卖几种孟山都生产的产品。你如果不种孟山都的种子,你就找不到一个能卖出你玉米的市场。需要种子贷款?你得去嘉吉拥有的银行,你得告诉他们你用贷款来的钱买孟山都的种子和嘉吉的化肥。一旦玉米成熟,如果你不接受嘉吉所说的收购价,你就只能拿这些玉米去喂你的猪了!即使喂了猪,你想卖高一点儿的肉价,对不起,只有嘉吉的Excel公司买你的猪肉。”周立阐述了美国农民的困境。
        如果这个农民不种玉米跑到城市去,他会遭遇什么?事实上,即使逃难到城市里,他仍然摆脱不了控制。
       “你买的玉米片,是嘉吉提供的面粉生产的,其他的食物,都与嘉吉有关,因为本地不接受嘉吉指定生产方式的农民,都像你一样破产移民了。你吃不到本地的粗燕麦了,你只能买工业化玉米片,而主要的工业化玉米片都是由嘉吉生产或供货的。货架上的大品牌玉米片价格似乎都是那么高,因为这些公司总可以让市场供不应求。”周立分析说。
      竞争对手不是农民是国家
        周立认为,在市场经济的框架下,相对于工业和服务业,以及各种新兴产业,农业最容易被资本所抛弃。原因十分明显:短时期内,农产品的供给和需求,都是相对稳定的,不可能如其他产业一样,出现爆炸性的增长。在追逐利润最大化的资本面前,最容易被忽视。
        但美国“食物巨人”的做强做大,与美国的巨额补贴有关。世界其他国家的农民,实际上是被迫在跟美国的财政部竞争,而不是跟美国的农民竞争。
在过去20年间,美国政府一直在提高对农业的直接补贴。周立发现,上游的农业投入部门,和下游的农产品储运、加工和销售部门,拿走了几乎全部的补贴。
也就是说,控制上游和下游的食物集团,又拿走了几乎全部的农业补贴。“1995~2002年,美国共提供了1140亿美元的农业补贴,年平均142.5亿美元,80%的补贴流入到农场的公司。”周立告诉本报记者。
        逐步地,一个强大的“食物帝国”在美国建立了。
      维系廉价体系的秘密
        周立认为:“产业资本和国家政治相结合,合力营造出一个庞大的食物帝国。它不仅通过市场扩张,还通过价值重塑和政治谈判,诱使甚至迫使各国模仿美国的农业模式与食物体系。实际上,二战以来,世界各国已经陆陆续续在农业补贴、粮食援助、农产品自由贸易等食物帝国扩展方式下,因其农业生产体系和食物产销体系无法独立生存,而沦为食物帝国的附庸,从而丧失最基本的公共物品——粮食的主导权。自然,国家安全和人民健康都受到支配。”
        在他看来,作为世界粮食出口第一大国,美国能够维系一个廉价的粮食生产体系,与其国内的政治结构、国家利益、居民消费惯性以及巨型公司的“捕获”有关,也是美国国内粮食生产体系、食品消费体系、能源消费体系已经产生“路径依赖”的必然结果。伴随石油价格的上涨,美国的资本化大机器农业,面临巨大的成本上涨压力。寻求将粮食转化为乙醇,以实现本国粮食生产体系、食物消费体系、能源消费体系的良性互动,是题中应有之义。逻辑上说,造成国际粮价上涨就是结构矛盾的副产品。
        当前,美国正积极寻求将粮食转化为乙醇。据美国农业部预计,未来几年内美国1/3的玉米产量将用于生产乙醇燃料,而2002年仅有11%。尽管面临国际压力,但出于自身利益考虑,美国短期内不可能停止生物燃料的生产。
      粮食政治比石油贸易更强大
       “食物帝国”推动了粮食政治。作为粮食政治的一部分,粮食援助成为比石油贸易更为强大的政治武器。
        美国一家战略预测机构曾经指出,粮食已成为地缘政治中的王牌,因为“粮价比油价对政治稳定更具有重要性”,而美国和欧盟是最大的粮食囤积居奇者,正在发起世界“粮食大战”。
        周立分析,对食物帝国的主导者而言,在全球粮食贸易体系中,涨价也收益,降价也收益,早已“赢家通吃”。而农业无利润、农民流离失所、农村凋敝,则是很多发展中国家所面临的普遍困境。
      专家预测:中国粮价相对独立却不容乐观
        在周立看来,相对于这些出现悲剧的发展中国家,中国的粮食生产和消费体系是相对独立的。所以,在全球粮价上涨的时候,政府有能力调控粮价,能保持稳定,也由此保持社会稳定。
        与国际粮食价格的“高歌猛进”相比,国内粮价只能算是“小步慢跑”,粮价涨幅仍在合理区间内。
        不过,前景不容乐观。“中国农业的小部门化、农业产业化、粮食市场化,正在不断地推进之中。此轮全球粮食价格上涨,中国之所以比较幸运,与我们还不够‘进步’有关,与农民们普遍还在进行自给自足的粮食生产和消费直接相关。”
        周立称,“伴随10多年来农业产业化和粮食市场化的推进,农民为城市居民生产粮食的积极性甚至消失殆尽。为自己生产粮食的农民群体,也在大幅度地减少。在这一轮的‘粮食战争’中,中国可能还能暂时保持中立。而在食物帝国下一轮的粮食洗牌过程中,中国没有任何理由乐观。”
       “寂静海啸”随时吞噬上亿饥民
        失去粮食安全的后果是悲惨的。在危机中这样的国家往往成为最大的输家。
        事实上,近几个月以来,日趋升高的粮食价格已经在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造成社会动荡。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统计,当前全球共有37个国家和地区面临粮食危机。令人们想起上世纪70年代在粮食和石油价格上涨背景下先后卷入40多个国家的全球粮食危机。
        人们担心,如今这场新一轮的国际粮食危机,像寂静的海啸前夜一般,可能随时吞噬上亿的饥民。(曾向荣) (本文来源:新闻网)

所属类别: 粮界动态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